首页 > 女频小说 > 澹春山

澹春山

第476章 王瑟的眼神

作者: 意千重

    第476章王瑟的眼神

    探个毛线的病啊!

    檀悠悠想爆粗口,这两口子是吃撑了没事干吧?莫名其妙探什么病?不知道人家很讨厌他们吗?

    裴融示意她扶自己坐起来:“给我换身衣裳。”

    檀悠悠臭着脸:“我不想见到他们,恶心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知道,裴融这伤和福王府有关系,和二皇子也逃不开干系,真正蛇鼠一窝。

    “你不帮忙,我只好自己来了。”裴融作势要自己起身:“戏要演全套,已经走了九十九步,不差这一步,我教你的都记住了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。”檀悠悠到底没那么硬的心肠,不能眼睁睁看着裴某人独自挣扎,默默上前将人扶起,一通打扮。

    光鲜亮丽是不行了,只能力求干净整洁。毕竟受了这么重的伤,活生生饿上这么多天,帅哥早已瘦得皮包骨,鲜肉变成老腊肉。

    檀悠悠想着,心情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融见她眼里透出笑意,便问:“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檀悠悠煞有介事地道:“在想吃鲜肉还是吃腊肉。”

    “咕咚~”口水的吞咽声。

    “咕唧~”肚子的叫声。

    裴融表情要比平时更加严肃好几倍,十分镇定地整理自己的袍袖。

    檀悠悠却是一眼看穿了他,忍不住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别装了,夫君就承认自己馋了吧!”

    裴融面无表情,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“表弟妹,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啊?也说来我们听听?”门外传来二皇子的声音,跟着王瑟与他一前一后进了门。

    檀悠悠上前行礼,二皇子虚扶一把,笑吟吟地道:“自家人,无需多礼。我们就是听说向光生了病,特意来看看他。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啊?”

    裴融受伤这事儿从上到下都特意隐瞒了,是以杨家、周家、其余人家,都没有来探病的,二皇子夫妇绝对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还是试探占得更多。

    檀悠悠对此事知道得不深,却很能把握分寸:“也就这两天的事,喝多了,摔了一跤,没大碍。”

    二皇子目光灼灼,凑到裴融跟前看了又看,笑道:“看着是轻减了不少,不像才病。”

    檀悠悠叹道:“殿下慧眼,丢掉差事就病了,茶饭不思日夜借酒浇愁的,能不瘦吗?”

    “檀氏!”裴融低喝一声,眼神阴鸷,满脸警告,不让她多说。

    檀悠悠就垂下眼,噘着嘴,满脸不高兴。

    二皇子看看她又看裴融,眼珠子一转,说道:“表弟妹还是和你表姐一起去聊聊吧,我与向光有几句男人间的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檀悠悠不放心,坚决拒绝:“那不行,万一我不在,殿下又哄夫君去喝酒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去!”裴融给她使过眼色,她才不甘不愿地邀请王瑟:“二皇子妃请。”

    王瑟瘦得脱了形,两只眼睛凹下去,脸颊惨白瘦削,平胸无臀,完全没有青春少妇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穿得极厚,华服玉钗金步摇,然肩骨料峭,檀悠悠几度怀疑那些锦缎华服会将她压垮。

    王瑟却走得极稳,一步一呼吸,都极有章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在这里坐坐吧,其他地方没地龙,冷。”檀悠悠把王瑟领到隔壁厢房入座,这里距离裴融近,就算有事她也赶得及冲过去。

    王瑟默默坐下,默默端起茶盏轻啜一口,淡淡地道:“你又有了?”

    “中午吃得多了些。”檀悠悠不明白,她肚子还没鼓起来呢,怎么就被看出来了?一定是讹诈!

    王瑟也不纠缠:“你是个有福气的,至少比我有福气。我问你个事儿,父母的错,能不能算到孩子头上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。我是不赞同父债子偿的,但别人大概不会这么想。”檀悠悠搞不清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但总归这样说不会没错。

    “你能这样想就够了。”王瑟放下茶盏,不再搭理她,自顾自低头盯着自己的指甲看。

    那指甲留得又尖又长,涂得朱红,上头还用金粉银粉描了很精致华贵的图案,非常好看。

    檀悠悠忍不住看了一眼又一眼,总算没问出“这美甲哪儿做的”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隔壁突然传来嘈杂声,却是二皇子和裴融争吵起来了。

    二皇子的声音极大,裴融也不遑多让,中气十足,怒火中烧,仿佛要跳起来打人似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檀悠悠赶过去时,裴融确实已经跳了起来,并且举着御赐的戒尺准备往二皇子身上砸。

    那模样彪悍得完全不似才受过重伤的,倒像是对皇家充满怨气,逮着机会就想发泄似的。

    檀悠悠狂奔过去,紧紧将暴走的裴某人抱住摁下去,顺便在他腹部摸了一把,潮的,心便凉了一截,这是伤口又迸开了啊。

    因怕血迹浸出,被二皇子看到,便紧紧抱住裴融的腰,假装是在拦阻,苦劝:“二位还是赶紧离开吧,有道是,道不同不相为谋,何必这样上赶着闹腾呢?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二皇子没看出什么来,加之确实是被激怒了,气势汹汹地指着裴融冷笑:“裴融,你等着,有你后悔的一天!”

    王瑟立在门口冷漠地注视着这一切,并不劝阻,也不多言,就只看着。

    “送客!”檀悠悠感觉到掌心已是一片濡湿,索性撕破脸高声嚷嚷。

    二皇子何曾受过这种冷遇,一甩袖子大步走了。王瑟紧随其后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裴融面色惨白地软倒下去。

    檀悠悠赶紧把他抱起准备送上床,却又听柳枝惊慌失措地道:“不好了,二皇子又折回来啦!”

    檀悠悠心口一凉,正想着要如何才能应付过去,柳枝又道:“又折回去了!二皇子妃把他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檀悠悠不放心,冲到窗边隔着缝隙看,正好与王瑟的眼睛对上。

    幽幽暗暗,如同鬼火,令人遍体生寒。说的就是王瑟此刻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朝檀悠悠极淡地笑了笑,翕动嘴唇无声地说了句什么,转头跟在二皇子身后离去。

    檀悠悠来不及琢磨王瑟究竟说了什么,忙着撕开裴融的衣裳,解开包扎的绷带,果然伤口又迸开了。

    她扶额长叹一声,找了干净的绷带扎紧,让小五去寻钱兽医。

    也是裴融运气好,恰逢钱兽医来给他换药,小五出门就撞上。

    檀悠悠在一旁看得头晕,撑着坐到外间透气,却听鲍家的在外大吼一声: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跟着沉香可怜兮兮地嚷起来:“夫人,夫人,是奴婢呀!奴婢有事要禀,很重要的事。”

    ?  ?疲于奔命的一周啊,晚安。

    ?  

    ????  

    (本章完)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19 http://sanxingxing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.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于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